顾客自称洗“天价澡” 女按摩师指责其强奸未遂

  • 时间:2019-06-12 16:40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很多人工作久了,身体累了,都有可能选择去按摩一下,放松一下身心,不过 ,前几天哈尔滨的付天成在一家会馆做了一次按摩后,身体和心理一点儿都没放松下来。

  3月8号晚上,付天成到哈尔滨盛世桃源商务会馆去按摩。按摩项目名叫御龙养生,298元一次。付天成说,按摩到一半时,按摩员在未经他同意的情况下,又叫来了另一名按摩员。

  哈尔滨市民 付天成:非要俩人给我一起按,就被我拒绝了,大概在屋里僵持了两三分钟吧(这两三分钟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)就僵持在俩人给我按这个事,然后我就说不必了。

  付天成说,他没有接受两人同时按摩的服务,等最开始来的那名按摩员按摩结束后,他马上就下楼结帐去了,但听到结帐费用时,吓了他一跳。

  付天成:一万零三百多,我就挺诧异的,我说怎么这么多钱呢,他说你自己干嘛了你不知道吗。我说我干嘛,我就正常一个按摩嘛。

  付天成说,他不认可如此高昂的费用,经过反复沟通,最终付了1997元。付天成的家人在会馆电脑系统里拍下了两张消费明细。第一张显示,主要消费有两个御龙养生项目,单价298元,共计 596元;还有31个御龙养生加钟项目,单价298元,共计9238元,再加上其它消费,总共10351元。而在另一张消费明细单上,也就是付天成最终付款的消费单里,御龙养生项目只有一个,御龙养生加钟也 变成了四个,其它项目没变,总共1997元。但付天成坚持认为,实际上他只做了一次御龙养生项目,也没有加钟。

  3月14号上午,记者来到哈尔滨盛世桃源商务会馆,核实付天成当天的消费费用问题。

  工作人员:(后来形成那三十多个钟)没有三十多个钟,哪有三十多个钟啊(那一开始有一个一万多的票子)那不是他的票子。

  工作人员说,一万多的消费单是别的顾客消费的,跟付天成没关系,可仔细看这两张消费单,除了在御龙养生项目上有较大出入外,其它费用方面完全一致,这又怎么解释呢?

  工作人员:所有的消费,基本上就是来了一个浴资,一瓶水,一个自助餐,开个房,不都一样,还有啥呀,拿出十个来有四五个单子都是一样的(那也太巧了吧)巧的事太多了。

  可是,这两张消费单中,客人进店的时间一样,但结账的时间不一样。一万多元的结账时间是晚上10点多,而1997元的结账时间是晚上11点多。

  付天成说,这是因为第一次结算时他没认可,一直在和会馆的人交涉,一直到11点多,最后打出来的是1997元。关于这一点,会馆工作人员说他们还需要再核实。对于收取 付天成四次御龙养生加钟的费用,工作人员说,是因为付天成和按摩人员在包房里发生了冲突。

  按摩人员(遮挡):后背还没等按完呢,他就要转过来,转过来之后他就开始扒我衣服,扒我衣服我就害怕了,他把我衣服都要扒碎了。

  负责按摩人员管理的一名经理说,按摩还没结束,这名按摩女子就跑了出来,她只好又派了一名按摩人员去给付天成按摩,没想到又发生了同样的事情。

  工作人员:给我们按摩员找点儿(费用),你欺负我们了你说走就走啊,是不是,他就不给,耍无赖,就这么回事(多那几个钟就这么来的)那你以为咋来的呀。

  会馆包房里没有监控,楼道里的监控会馆也不愿提供。付天成坚决否认会馆工作人员的说法,目前,双方打算 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件事。就在采访快结束时,负责解释这件事的工作人员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。

  工作人员:你咋不问他呢,先问问他做啥了(可以呀)你不新闻媒体嘛,我们企业也是工作(别吵吵,干啥呀,。。。你怎么打人呢)。

  男子很快被其他工作人员劝开,不过,他离开办公室时,仍然表示这事还不算完。

  现在事情双方也都是各执一词,没有最终定论,但我觉得作为会馆的管理人员,如果认为顾客对按摩人员有不文明行为,或是过激的举动,是不是可以选择报警来处理呢?而不是看顾客不顺眼,就想从 钱上找,看记者不顺眼,就想动拳脚,难道所有的事儿都得随着你的心情来吗,真不知道法律你能否看顺眼。(来源:黑龙江电视台)

  2011年,臭名昭著的恐怖大王被美国海豹突击队员击毙。在欢庆除掉了国家公敌的同时,美国舆论界也对此表达了隐隐的忧虑:杀掉,真的会让世界变得更好吗?

  针对一些国家立法规定在烟盒上印制烂肺、烂口、骷髅等“重口味”警示图标,全国人大代表、烟草专卖局副局长段铁力表示,在烟盒上印警示图标不符合中国文化传统,且目前没有增加图标的打算。

  世界上的事物是复杂的,一个事物往往具有多方面的意义。我们看问题解释问题,不可顾此失彼,以偏概全,在强调一种说法的时候,忘记了还有其他许多道理的存在。

  自由和独立是未来大学的主要品质,如果这种品质不能在大学里自由生长,中国大学想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就是天方夜谭,就是画饼充饥,就是自娱自乐。

  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响,比赛正式开始,两支同样来自北方的强大战队,都先后打赢各自城市、各自片区,晋级到总决赛。所谓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,就像国内中超数次比赛中大连队和北京队对战一般激烈。

  2013年9月16日苗圃在微博上留下疑似怀孕的留言。为此,有媒体致电向苗圃经纪人刘美求证,却无人接听电话;但一名圈内人士证实苗圃的确是怀孕了,孩子的父亲疑似是某品牌的老总陈义红。

  [主持人]:有没有这种家风的事情令您特别深刻的,跟我们网友分享一下,如果浪费粮食,毛主席会发火吗?

  伊拉克农业即将被导向“现代化”和工业化,从传统的家庭式种植多种作物的农作方式,转变为面向“世界市场”而生产的美国式的商业化农业。满足饥饿的伊拉克人的粮食安全需求,对这个方案来说是无足轻重的。

  据新闻晨报消息,家住浦东新区益江路附近的小杨,到益江路131号的上海震轩美容美发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震轩美发)益江店理发,他本想花68元剪头发,没想到却在“免费体验清理头皮”、办会员卡有优惠、充值转卡等建议下,先后支付了50408元。1月26日晚,20多岁的小杨路过震轩美发益江店,打算理一理头发,因为第二天就要回老家过年了,他想形象光鲜一点,就选择了该店68元的“首席理发”,“我一个月就挣4000多元,平时根本舍不得花这么多钱理发。”剪好头发清洗时,该店员工王某对小杨说,可以免费体验“清理头皮”,让头皮更加透气、舒畅。因为是免费,小杨就同意了。然而,接下来的事令他始料未及。“清理头皮后,我打算付账离开时,收银员说除了68元,还有一笔5152元的费用。我当时就吓傻了,怎么冒出这么多钱来?”小杨说:“对方告诉我,在清理头皮的过程中,使用了14支韩国进口药水,每支368元。”3月11日中午,记者随小杨来到震轩美发益江店,“店长”汪某告诉记者,368元/支的韩国进口药水是明码标价的。“当晚,王某在帮我清理头皮的过程中,始终没有告诉我要使用什么药水,更没有给我看过任何药水。如果他们给我看了药水,说要368元一支,而且还要用14支,我肯定不会用的!”小杨说,为了这笔钱,双方争执到晚上10点多。最后,震轩美发益江店甚至否认了“免费体验”的说法。小杨说:“那天晚上我的感觉是,不交钱是走不掉的。后来,店方称如果办了会员卡,按照会员价,就只要600元。办一张8000元的会员卡,只要充值5000元就可以了。办了卡,如果不想用,可以在扣除自己的消费后,把卡转给需要的客户,然后把下家的钱直接退给小杨,一个月后,也就是2月27日就可过去拿钱。”小杨觉得这个方案可以接受,就打算付款了事。这时候,过来一个人,自称是店长。“他说消费的5152元不能转卡,要再充值6000元才能办理转卡。‘店长’承诺转卡成功之后,多余的钱可以一并退给我。”2月19日,小杨从老家回沪后,立即去震轩美发益江店询问转卡事宜。他盘算着,扣除已消费的600元,11000元还可以退回10400元。当初帮他清理头皮的王某称,已经替他找到了匹配的客户,但因为下家要办一张20000元的会员卡,需要小杨再补9000元差价才能转卡。而且,该客户还有一笔1200元的消费,也要记在卡上,所以小杨实际要将自己会员卡上的钱凑至21200元。“当时王某跟我说,找到愿意匹配的客户很不容易,要我赶紧交钱,他就能快点帮我转卡。”小杨说,王某当时承诺,2月25日退给他20600元,这一切都有录音为证。然而,2月21日,王某又打电话说,“下家”加了一个亚麻籽疗程,出于双方卡里金额对等的原则,需要小杨把这笔费用也补交上,否则依然转不了卡。无奈之下,小杨又补交了7668元。2月26日,王某对小杨说,震轩美发已把转卡的钱,打到了他的账户上,马上就可以给小杨了。但那个“下家”还有一个养身疗程,费用是7040元,“王某说这是转卡前的最后一笔费用。如果这笔钱不交,就前功尽弃了。”于是,小杨又交了7040元。2月28日,小杨去震轩美发益江店拿钱,王某又要求他交5000元服务费,并称“这笔钱只是走一下账,会在3月2日一起退还”。3月2日,小杨按照约定去震轩美发益江店退钱,王某称“公司正在放款,还要等两天”。3月8日,小杨再次去退钱,王某拿出一份转卡合同。小杨一看,写的是80000元的卡。王某以所谓金额对等原则为由,要小杨继续补齐差价,但只需补到60000元即可。小杨算了一下,还要交19092元。“我身边只有9500元。王某说他可以帮我垫付1万元,退钱时再还他就行。但是,等我交了9500元时,王某又说身上没有这么多钱,要我第二天中午再去拿钱。”据小杨事后统计,因涉及要补差价、转卡等问题,他在震轩美发益江店一共办了4张卡,共花费50408元,包括1张“3折”会员卡、1张“5折”会员卡、2张疗程卡(享用头皮清理)。3月9日,小杨满心欢喜去退钱。这一次,办理转卡事宜的不再是王某,而是一名自称店长的人。但,这个汪姓店长和此前的店长并非同一人,“他说我上次见到的是代理店长,已经调走了。”“可是他所说的消费,我根本就没做过。我每次去店里,都是王某以各种理由让我交钱,拿走了我的卡。他怎么操作的,我一概不知。”小杨告诉汪店长,白小姐开奖结果。他和王某的对线日,小杨当着记者和汪店长的面,播放他与王某的一些谈话录音。汪店长称,这些录音不足为据,“这是顾客跟我们的工作人员私下达成的口头协议,我是店长,他们的口头协议没有经过我的许可。”小杨说,汪店长此前还曾告诉他,如果他们开除了王某,这些录音将没有任何作用。那么,汪店长所说的这些消费,有小杨签字的“确认单”吗?对此,汪店长称,需要两天才能准备好“确认单”。然而,3月14日,汪店长又说,“‘确认单’在消费当日就已经给消费者了,消费者自己弄丢了,他们概不负责”。3月14日,小杨先后前往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、上海市商务委投诉。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表示,将按照流程处理,在60个工作日内给予投诉人回复。市商务委工作人员则表示,会尽快跟震轩美发进行沟通。在市商务委的干预下,3月14日晚,震轩美发益江店告诉小杨,如果他撤回全部投诉,将返还他31000元。小杨暂时接受了对方这一提议。为表示诚意,震轩美发先付给小杨9500元,余款待小杨撤回投诉后再付。为什么交50408元,却只退31000元?小杨说,他每次去店里交涉时,都会被莫名收费600元。对此,汪店长称,这是付给为小杨“服务”的工作人员的,而且是打折后的价格,但如果小杨坚持要退卡,就得按照原价1800元/次扣费。根据2012年9月商务部颁布的《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(试行)》,“单张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5000元、单张不记名预付卡限额不得超过1000元”;“记名卡不得设有效期,不记名卡有效期不得少于3年。”但小杨在震轩美发益江店办理了4张卡,共花费50408元,平均金额远超5000元的最高限额。而且,有两张卡的背后还注明有效期为2年,同样不符合规定。更夸张的是,在汪店长向记者出示的一张报价牌中,会员卡最低为2000元,金卡则达到了30000元,这张报价牌中甚至还有一款价值为10万元的“理财卡”。汪店长出示了一本目录,称项目和报价都在目录中,但记者并未看到任何有关头皮护理的项目介绍及报价。面对记者的质疑,汪店长又拿出了一张单独的定价单,说这个项目的报价在这里。然而,记者发现,这张报价单里只有产品定价,并无疗程定价。最后,记者想看看小杨用过的清理头皮的韩国进口药水,但汪店长称“已经断货,店内暂无样品”。